实名举报湖北省公安厅副主任刘玉明非法牟利两千万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27
摘要:实名举报湖北省公安厅原政治部副主任信访处处长刘玉明非法牟利两千万元 我是大冶市炜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徐平安,现年 61 岁身份证号: 420221195804230092
    实名举报湖北省公安厅原政治部副主任信访处处长刘玉明非法牟利两千万元

    我是大冶市炜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徐平安,现年 61 岁身份证号: 420221195804230092。这里,我再次实名举报,湖北省公安厅原政治部副主任信访处处长刘玉明、黄石市西寨山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刘金明兄弟利用在国家政法机关工作的便利,非法侵占倒卖国有土地使用权牟取暴利,然后伙同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李丛山颠倒黑白,蓄意制造冤假错案,赤裸裸地让非法所得变成合法,直接导致大冶市炜业公司破产并负债累累,刘玉明夫妇仅投入七万元却神奇般获暴利两千多万元,且罪恶的魔爪还在肆意掠夺。

    2004 年,刘玉明利用自己公安厅处长的身份,以妻子柳国玫(公安厅临时工)的名义,在大冶市公安局和国土局有关人员的帮助下,违规操作以极低的价格从大冶市土地储备中心拿到一块 6991 ㎡(约 10.4 亩)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总额为 159.7 万元。为了让利益最大化,刘柳夫妇于 2007 年四月份以每亩 38 万元的价格转卖一半(5.2 亩)给张华,金额 180 万元。然后柳国玫与张华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房地产的协议书,约定股份各占 50%,后期按股份共同投资,共同收益。为了开发该地块张华于 2007 年十月份注册了大冶市炜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8 年三月份为了让土地使用权变更到炜业公司名下柳国玫与炜业公司签订了一份虚假的联营开发协议,土地使用权变更后,土地进入开发程序,但刘氏夫妇并无资金投入开发,其目的是让土地进入开发程序后升值再以更高价转卖另一半土地使用权从中获利,所以柳不履行开发协议,当炜业公司投入大量资金,让项目进入正常程序后(立项、环评、规划设计等等),刘柳夫妇认为时机已到,要求张华无条件退出(把土地使用权退还给柳国玫),张华的资金投入,要等土地使用权再次转让后才归还,张不从,刘玉明还穿着警服带人亲自在公共场所威胁张华,果不然半个月后张被大冶市检察院带走,原因是柳国玫举报张华在另一桩土地使用权交易中有偷税行为,刘玉明通过其哥哥—黄石市西寨山区检察院原检察长刘金民和其表侄—大冶市检察院反贪局原副局长黄志中的关系进行运作,两地检察院同时办案,羁押了多名参与人员(其实柳国玫在该事件中也是核心人物,且也得了 15 万元的好处费),一个月后,张华连罚带费用花了 60多万人才被放出来,此时张华心灰意冷,决定远离刘柳夫妻,他把炜业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我,由我代表公司继续运作,(张之前出资的 180 万元中, 有我 90 万元)。

    2009 年 4 月,张华与我签订了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炜业公司的法人变更为徐平安,并为一人独资公司,当我按约定继续办理开发手续时,当地村民拿着刘柳夫妇造假材料到国土局实名举报,国土局时任领导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同时也不想把事情暴露连累前任,就有意把土地使用权收回去,但又考虑到炜业公司的权益,于是多次电话柳国玫前来处理和解决有关村民的举报事项,但此时的刘柳夫妇依仗自身位高权重,完全不顾所发生的一切,并扬言手续合法,国土局不敢把她们怎么样。无奈之下,国土局只好要求炜业公司出资来解决处理刘柳夫妇违法违纪所造成的恶果,事后如有纠纷国土局愿书面为炜业公司作证,炜业公司为了减少损失,早日动工,只好屈从,2010 年 7 月,炜业公司经过艰苦努力又出资 200 万元变更了出让合同(土地面积、单价、总金额都有变动)历时两年, 终于办好了所有开发手续,然后以《律师函》的形式通知柳国玫要求其履行协议, 补齐应交款项和赔偿损失,可他们仍不予理睬。无奈炜业公司为了自身利益只好单方开工。而刘氏夫妇认为时机成熟了(既不投资又回避了风险),是充分利用他们的优势的时候了。先是召集三伙不同的社会闲杂人员多次冲击施工现场,理由是要收回土地使用权,大冶市公安局多次出面制止要求其走法律程序。2010年 9 月柳国玫向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诉讼,要求炜业公司归还土地使用权, 因准备不充分得知自己即将败诉的信息后,马上撤诉,然后再组织黑道冲击施工 现场,大冶市公安局出动特警抓捕,迫于刘玉明的面子,罚款了事,然后刘氏夫 妇利用其兄刘金明的关系找到黄石中院常务副院长李丛山,换民一庭再起诉,要 求解除合同,赔偿损失,在李丛山的操控下,开发项目被全部查封,明知工程尚 未完工的情况下,黄石中院竟委托中介搞虚假评估,蓄意抬高利润使刘氏夫妇从投入七万元到利用公权非法牟利 2 千万元的愿望得以实现。在我与柳国玫的纠纷过程中,关键问题都是刘玉明出面解决,刘玉明在整个事件中至少存在以下违法违纪行为:

    一、利用国家政治机关工作的特殊身份,伙同当地有关人员违规操作,然后非法侵占和倒卖国有土地使用权、牟取暴利。

    首先,国土局在收储村集体用地时。柳国玫一直有参与。并以柳个人名义与 村委会签订了收购土地合同,而柳手持村委会开出的收款收据上的付款人却又是大冶市土地储备中心,协议上的金额与收据上的金额一致。很显然,(鉴于柳国 玫与大冶市土地储备中心的特殊关系)此土地是事先定好了专为刘氏夫妇收购的, 所以在之前的所谓公开摘拍挂过程中肯定是弄虚作假走过程,比如:公告的形式、透明度、公告时间的长短、应参与竞争的最低人数、以及合理的保底价格等等。

    其次,在 2004 年大冶国土 22 号成交确认书中规定:“竟得人必须在五日内与挂牌人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并承诺按照合同的约定时间向出让人支付成交地价款,否则被视为违约,可取消竞得资格,且不退还履约保证金”,实际上柳只交了 30 万元的拍卖履约保让金(柳只出资 7 万,余款另外三人出资)。

    而在 2007 年 4 月份柳就把该土地一半高价转卖了,获利二百余万。直到 2008年 3 月份(时隔三年多)才与国土局签订出让合同,用非法获利交清地价款 159.7万元(还是 2004 年的土地价格)。

    二、弄虚作假,赤裸裸贪污国有土地出让金。

    刘氏夫妇在收储土地过程中,谎称地面上有变压器,需花钱拆除,竟胆大包天的私刻村委会公章开虚假收据,并且冒充 12 位黄姓村民签字开假收条,然后在交纳出让金时,以给村委会补偿变压器拆迁费。村民青苗补偿为幌子,拿出造假收据,直接冲抵国有土地出让金 15.9 万元贪入囊中。

    三、互相勾结,侵吞国有资产。

    2008 年 3 月份,大冶市国土资源局与柳国玫签订的出让合同中。总占地面积与出让面积均为 6991 ㎡,单价 228.44 元/㎡,总价 159.7 万元。并附有相同法律效力的《土地利用通知书》 。可实际上交付给柳国玫的土地面积(宗地总面积)为 8781 ㎡(被村民举报)。刘氏夫妇勾结有关人员直接侵吞国有土地面积1790 ㎡。折款 43 万元。

    四、公安厅处长勾结黑社会人员,充当保护伞,必要时为我所用。

    为了阻止项目施工,柳国玫多次集结黑社会成员,拿着砍刀,铁棍。冲击施工现场,这些人全都是劳教人员。甚至还有网上通缉犯(公安局均有记载)。领头的都称曾受过刘玉明的关照,所以刘要用人时,他们都愿意效劳。在此次事件中每次出事后,都是刘玉明以省厅处长的身份打电话至大冶市公安局要求放人, 最后一次特警出动,捉拿八人(因多次兹事被警告过)。大冶公安局均定为劳教两年。后因刘的干预改为拘留 15 天,罚款 1000 元了结,为此,大冶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王新华带领治安副局长、辖区派出所所长、市维稳办主任等一行四人去省厅做刘处长思想工作:刘玉明的观点很明确,一,我老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赚钱的机会,我必须和炜业公司斗下去,脱掉警服也无所谓;二,如果你们地方公安不支持我,我就让我老婆带上残疾儿子去你们那儿闹。

    五、利用公权打击报复。

    因不听刘玉明的话。炜业公司原法人张华被抓,尽管犯了法,但只要你顺从刘处长意愿就不会有事,否则有你苦头吃。而柳国玫在同一起产权交易案中。非法收取好处费 15 万元。既不被没收,也不抓不罚,还能举报让同伙坐牢,来达到报复别人的目的,只因她的老公是省公安厅处长,还有夫兄是检察长。

    六、为获暴利违反常理,蓄意制造冤假错案,直接导致微小民企破产。

    刘金明与李丛山同在黄石地区政法系统为官多年关系很铁,为让刘氏夫妇达到目的。竟操控办案人员,黑白颠倒,枉法裁决,制造冤假错案。具体行为: 1、柳国玫在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打官司(三次诉讼)都可以不交钱。

    2、诉前财产保全(整个项目查封约 8 千多万)柳可以不提供任何资产担保。

    3、长期超标的查封,无奈我怎样要求,甚至湖北日报多次披露黄石中院违规操作。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通过关系找李丛山说情,送礼才被部分解封。

    4、尽管我方提交诸多能证明客观事实的有效证据,包括举报的刘氏夫妇造假材 料的收据,大冶市国土局的证明,柳国玫漏交国有土地出让金的证明等,法院办 案人员都可视而不见。相反,刘氏夫妇在没有向法院提供合法有效的诉讼依据, 更没有任何基础证据来证明其诉讼请求能成立的情况下,法院都满足了他的诉求。5、不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而是采取猜测假设的方式来枉法裁决。

    6、对刘氏夫妇提交的多项假证据、伪造证据(任何人都能分辨出来),甚至非法证据,法院都予以采信。

    7、湖北省高级法院民一庭在二审此案过程中认为,一审法院在基础证据,违约责任划分以及中介评估等方面都存在严重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并在裁定书中明确提了出来,然后发回重审(随后刘玉明利用公安厅的关系到高法活动并声称要把他的残疾儿子带到高法闹,威胁法官,无奈审理法官让我向法院提交刘玉明儿子的情况说明,其实刘玉明的儿子是小儿麻痹症,行动不便,但智商正常。生活能自理,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只是刘玉明夫妇经常把他儿子做非法牟利的工具。黄石中院重审后,双方再次上诉至省高法,我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半年后在没有任何新证据出现的情况下,省高法对此案的观点完全改变,改维持原判,我彻底绝望了,连改变判决结果的理由都不给我,可见刘玉明的活动能量有多么的大!高院甚至在裁决书上认定柳国玫带黑道人员冲击施工现场的行为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法理何在?

    8、审计事务所明确回复法院说,项目正在建设中,无法计算出成本和利润,可法院偏要委托中介搞假评估。故意降低成本,抬高利润,且对我方多次提出异议, 不予理睬(事后评估公司书面认可评估报告是有问题的,不应该作为判决依据)。
    
    9、项目商业门面房被长期查封,根本无法销售变现,可法院在裁决时并不按判决的分割房产,而是判我方给付现金 1289 万元,执行时更是利用法律的效力,贱卖房产(从 2013 年的 9900 元/㎡到 2015 年 5800 元/㎡,不升反降)。将之前查封的 1940 ㎡商业门面房成功的抵付给了柳国玫后还不够,法院还在继续查封炜业公司其他房产。黄石中院的“公正”判决绝对保护了刘氏夫妇的“合法”利益。同时也使炜业公司这样微小的民企负债累累,彻底破产。

    其实刘玉明夫妇在武汉市江夏区做同样“生意”。且获利丰厚,几年来我曾两次向中纪委和省纪委实名举报,最后材料都转到省公安厅纪委,公安厅纪委明显包庇刘玉明,并没有按省纪委领导的要求如实向省纪委报案情,也没有给实名举报者合理说法。而是根据举报材料中的有关人员去和他们沟通,做不真实的笔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管承认查实刘玉明夫妇确有私刻村委会公章,和干涉大冶市公安局办案的行为,但最后并没有下文,称对其他举报内容无能力查实的,但也不上交省纪委,而是欺下瞒上,不了了之(反而刘玉明从处长被提升为政治部副主任)。

    在此,我深切恳求省纪、监察委直接立案查处,彻实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给微小民企一个生存的空间,更是还法律一个公正,本人愿意随时配合调查,随时提供证据,并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

    附:刘玉明的部分房产清单。

    致:礼!


实名举报湖北省公安厅副主任刘玉明非法牟利两千万元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上海派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